点点点

乙女专用
  
少女们听了我的哭泣,
将要说是像那
病狗对着月亮号叫吧。

生贺[海月]金铃花和算盘子的夜晚(未完)

献给西木!

生日快乐!

真是庆幸啊,最好的年华,你遇到了我!(滚蛋)

结果到今晚依然没写完,只能压着点放出来啦!剩下的待我明天继续。

阅读提示:

秉持一贯ooc风格

友情示范幼稚风写法

你所看到的那只东西并不是你以为的那个人


以下正文:

--------------


“咚,咚,咚。”

山脚下的小木屋,窗户不轻不重响了三声。

月霜行从床上跳了下来。


打开窗户,是一个圆圆脸的女孩,眼睛还乌溜溜地打着转。可搭在窗台上的,却是两只黑棕色的爪子。


这是什么呐!


月霜行仔细瞧了瞧,一只毛茸茸的爪子上缠着绷带,还打成了漂亮的蝴蝶结。

这下,她就认出来了,是前阵子,从陷阱里救下的小狗獾呀。

是特意变成人的样子来看自己吗?


“这么晚了,有什么事吗?”月霜行笑眯眯的,也不拆穿它。

“今天晚上,山里头办喜事呀,有甜甜的玉米糕,还有好喝的果子露,一起去玩吧!”变作人类女孩的小狗獾眨巴着眼睛。


爸爸妈妈带月霜行去过喜宴,都是人和人结婚。狗獾结婚,倒是头一次听说。

不过,玉米糕,果子露,都是她喜欢吃的东西。这可有点动心了。

“那就去看看吧。”


小狗獾一下蹦了起来,“快点快点,从这边走。”转身的时候,露出背后棕黑色的大尾巴。

哎,这也变的太不走心了!

毛茸茸的尾巴一晃一晃,象山风吹过一丛狗尾草。

月霜行忍了又忍,这才没伸手去摸。摸人家的尾巴,可有点不礼貌。


山路弯弯曲曲。

小狗獾走在前面。

它摘下一片八角金盘的叶子,象帽子一样顶在脑袋上,大声地唱起歌来。


磨盘草,拈成麻。

胭脂花,染上纱。

新娘子,要出嫁。


漆黑的夜里,只有月亮照明。山风吹过树梢,在前面带路的小狗獾的身影,渐渐模糊起来。

月霜行有点担心起来。

不知道小狗獾的名字,她只能“哎,哎”的喊着,“我快看不见你啦。”

“不怕,不怕。”小狗獾蹦蹦跳跳着,又唱起了一首歌。


金铃花,红彤彤,

算盘子,亮堂堂,

照山路,迎新郎。


随着歌声,四下里突然响起一片“叮叮叮”的声音,象是有无数盏电灯在挨个点亮。

月霜行好奇地向周围望去。


小吊灯一样的金铃花,躲在叶子下面,一边摇晃一边闪烁起来;算盘子的灯笼果性格沉稳,安静地挂在枝头,不紧不慢地亮起了红光。

树梢上,草丛间,无数星星点点的赤色光圈晕开来,象是天上的星河映照在地面的倒影,从近到远,遥遥地蔓延在幽深的山谷里。


“怎么样!亮起来了吧!”

小狗獾得意的要命,可劲地摇晃着尾巴。

“阿月,快跟上来!”

欢快地招招手,它开心地向前蹦去。


在小狗獾的身后,月霜行惊奇地睁大了眼睛。

暑假的时候,月霜行去过大城市的姑姑家。那里的夜晚跟山里完全不同,无眠无休,整夜都闪烁着五光十色的霓虹灯。

眼前这片在夜色中闪亮的山谷,可不是跟那遥远的不夜城一模一样!


不,不,月霜行拼命眨了眨眼睛,比那种人造景观美多了!

这片红色星海,纯粹又温柔。每一点红光,都象精美的红宝石,蕴藏着无尽的火彩光华,在静寂的黑夜中,闷闷地燃烧着。

月霜行整个人都看呆了,只顾痴痴地望着这从没见过的胜景。


等到她回过神来,山路上早已不见了小狗獾的身影。

哎,哪有请人参加宴席,自己先跑不见了的。

真是个冒失的小鬼!


月霜行叉起腰,连连叹气摇头。

先前掉进陷阱时也是这样。

明明只是淘气的男孩子随手搭成的,连最笨的松鼠都不会上当,它却一脚踩了进去。


可真让人不放心!


“哎,哎!”

手掌在嘴边拢成喇叭形状,月霜行高声唤着小狗獾。


秋天干燥的空气中,清亮的声音象流水一样,汩汩地淌开。

回答她的却只有山谷闷闷的回声。


或许是小狗獾的魔法消失的缘故,红色星海象是洗褪了色的天鹅绒似的,渐渐黯淡下去。

连挂在空中的月亮,都悄悄躲进了云彩里。

光线慢慢消失了,山谷重新被黛色的帷幔遮掩起来。


月霜行着急地四下张望着,一会儿功夫,连山路都快看不清了。

她在黑暗中独自摸索着,沿着小狗獾消失的方向,跌跌撞撞地追过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评论(9)

热度(8)